房产

为美好而来,孔雀城江澜赋,谁与江澜赋情投意合

分享到

NO.J201904009R(16-3)

孔雀城江澜赋强调“闭合”“围合”的宏大哲学。自古以来,大到皇家的紫禁城,小到老百姓的四合院,讲究四方围合,中间藏气,气息直通宇宙,追求“天人合一”。在江澜赋合院,庭院四面围合成封闭之势,而院内各家各户则自成天地。前庭院宽舒大度,露台围绕,私密而不封闭,宁静而不孤寂。

学者邓云乡曾论述合院的妙处:“合院好在其合,贵在其敞,合便于保存自我的天,敞则更容易观赏广阔的空间,视野更大,无坐井观天之弊。”在江澜赋合院,闭合的院落,是一个与外界隔绝的小空间,宽敞的庭院则创造了无限的生活可能性,满足一切关于诗意栖居的想象——可以是三五好友约麻将的娱乐园,老人闲庭散步的休闲区,或者孩子们肆意玩耍的快乐场,独自一人的冥想区。在这样的院落里,无论是“志同道合”的三五好友,还是“情投谊合”的浪漫爱侣,或者“齐心合力”的公司同仁,“同心合意”的骨肉亲情,都能找到他们的一方乐土。

“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,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”,每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一方天地。在早春三月,看燕子于老屋庭前衔泥筑巢;在清凉夏夜,看满池莲荷寂寞生长;在午后深秋,看落叶姗姗下落;在落雪的冬夜,看晶莹的雪花拥抱世界。我所求的不过是一屋二人三餐四季,狗在跑我在闹她在笑,足矣。

当你遇见江澜赋,满足一切诗意栖居的想象。著名学者余秋雨在《千年庭院》中曾说:“我们拥有一个庭院,别人能侵凌它,毁坏它,却夺不走它。”对于合院,国人有难以割舍的情怀,院子不单单是一种建筑形态,更是一种儒家礼教与家庭伦理的人居文化。它创立了以家庭院落为中心,街坊邻里为干线,社区地域为平面的社会网络系统,并形成了邻里邻外关系融洽的居住氛围。就像那句古话所说:院和宁,家和兴。

孔雀城江澜赋,深知中国人心里的期盼,建一座院落,让你可以找个地方落脚,向心而筑,由心而居。每个中国人都憧憬着一个属于自己的心灵花园,它是人们内心最隐密,最放松和最惬意的理想场所。很多人从小就生活在老宅子里,夏天的夜晚在院子里扇扇乘凉,听老人讲三国、说水浒,中式庭院是每个中国人梦想的居所。

当最传统的建筑“合院”,遇上最重嬗变求新的孔雀城,会碰撞出什么样的火花?是“一言不合”就“合纵连横”,还是“合”气生财,或者是谁与江澜赋“情投意合”?无限的遐想与臆测中,孔雀城江澜赋合院蕴藉的“合而不同,一院万能”的生活方式,也徐徐揭开面纱。

 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engjixing.cn/f736.html ,喜欢请注明来源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