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产

空灵缥缈——白雪石《烟雨漓江》赏析

分享到

白雪石( 1915—2011 )原名白增锐,别署老白,斋号何须斋、对山斋,北京人。他自幼研习绘画,少时从花鸟画家赵梦朱学习没骨花鸟画,从临摹古代名迹入手。1935年拜梁树年为师,得艺名白雪石,专攻山水。1937年至1948年间曾多次举办个人画展,同时参加湖社画会和中国画研究会。曾执教于北京师范学院、北京艺术学院,后在中央工艺美院任教,还兼北京山水画研究会会长。他的山水画师宗北派,旁及南派,广采博取,兼收各类画种之精华,作品朴秀多姿,其以桂林为题材创作的山水独具风貌,成为其绘画风格的代表,被称为“白派山水” 。

此幅《烟雨漓江》作于白雪石68岁之时,是一幅表现烟雨中漓江景色的佳作,具有鲜明的个人风格。白雪石以写生为参照,以传统绘画中的小斧劈皴为基础,点染各类不同质料的绿色以求得清雅而丰富的效果。整幅画面汇集漓江地域最有特色的山川草林,并加以提炼和夸张,吸收了西洋画的光影透视法,极富装饰意味。画作布局新巧,以实托虚,虚中显实,疏密有致,画风秀丽明快,还融入了画家对祖国美好河山的真诚赞美,饱含真情实感。

空灵缥缈——白雪石《烟雨漓江赏析

画中之石——奇峰。漓江的山,奇异峻美。画中云雾缠绕着山,掩映着水;水依偎着山,若即若离。桂林是典型的喀斯特地貌,亿万年前的地壳运动造就了一座座拔地而起、高耸入云的山峰,漓江之水依山缓缓流过。白雪石以小斧劈皴技法呈现远处挺拔苍劲的山峰和近处的群峰,在画面处理上先近后远、先浓后淡、先密后疏,主山的皴染深入充分,笔力深厚,其余部分则适度放松,疏而不空,画面层次丰富。近景的山石杂木居于画面的视觉中心位置,也是整幅画着墨最深、刻画最细致的部分,与远景的群峰形成虚实对比和空间上的观照,云雾的虚衬托出山石虬枝的实,极富视觉冲击力。芭蕉、竹林、村舍由近及远依次布陈开来,枝干上吐露的新绿和芭蕉的翠绿,,于整体沉稳的画面之中迸发出涌动的生机,点缀出一片漓江春色。白雪石的山水画作品以境取胜,除了注重实景的描绘以外,在空间意象的营造上也有独到的创新和变化,画家的艺术造化和情感自然皆融会于山水画之中,方才创造出独特的画境。

一万个人心中有一万个漓江,画家吴冠中曾说过:“像漓江这样的如画江山永远是画家们抒写的佳境,古往今来的桂林画图当已无法统计。但,依旧没有画尽,而且永远画不尽。时代在不断前进,人们的审美意识在不断发展,江山倩影随着人们审美情趣的变化而变幻。 ”漓江于白雪石,也如同有千万个面孔。他曾五次南下桂林,漫游漓江,他以独特的艺术语言把握住桂林山水的形貌与精神,从而在众多表现桂林山水的画家中独树一帜。

画中之水——漓江。漓江之山多俊逸挺拔,漓江之水多秀丽婉转,漓江水一年四季晶莹透亮,清澈见底,漓江两岸多为岩溶地貌,风光旖旎,所谓“江作青罗带,山如碧玉篸” 。漓江流域孕育了桂林山水独特的自然景观,山水灵秀,景致万千,桂林山水本身就是一幅展开的自然画卷,古往今来以桂林山水入画的画作自然不胜枚举。此幅作品则以画家独特的视角,描绘了烟雨之中的漓江,构建了一幅虚实交错的山水之象。山中雨雾如玉带般缠绕群山,又掩映着潺潺江水,微露于俊秀山峰之间的江面,欲露还羞。画面构思和布局的巧妙在于,并没有过多的着墨于漓江实景,整幅画面仅在下方晕染勾勒出一平如镜的江面、山峰倒影和隐约可见的渔舟,在构图上与村舍和与江水交接的坡岸同置于中景,云雾遮掩了江面的大部,如此点到为止的处理使得画面分外疏朗明澈,,更是留给了观者不尽的想象空间,漓江的秀美姿态在每个人的想象中便有了不同的解读。也正是画家此番匠心独具的构思和用意,成就了烟雨漓江空灵缥缈之境的真实。

画中之烟——雨雾。清晨和细雨之时,山中雨雾时时飘落,如玉带般缠绕在群山之间,漓江两岸本是满眼青翠、挺拔耸立的山峰,也被这烟雨遮掩了巍峨和形状,若隐若现。本就秀美的漓江风光,被浸润得多了几许空灵柔美和不染人间烟火的味道,古诗中的“分明看见青山顶,船在青山顶上行”便不是什么异象了。烟雨似无形也似有形,光影迷离,变化微妙,画家巧用山峰之间的留白并结合以湿染技法,以表现山中烟雨的湿润和变幻,与景物虚实相托,画面的节奏韵律也丰富起来。

烟雨漓江(纸本水墨设色) 1983年 白雪石

 本文网址:http://www.hengjixing.cn/f34616.html ,喜欢请注明来源。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